首页 -- >>
APP下载

【校园大咖】庄晓莹:追梦的女生运气不会太差

发布时间:2016-10-17 10:32 来源:腾讯微信 作者:安徽师范大学

  

  一个梦想,一追就是七年。

  她是安徽师范大学学生会执行副主席、青年通讯社社长、文学院新苑通讯社社长,同时也担任着中国青年网安徽师范大学通讯站站长、中国大学生在线安徽师范大学通讯站站长等职位。

  

  大二暑期在菖蒲支教的最后一天,庄晓莹是用四十度的高烧来和那二十一天告别的。没能来得及和队友、小朋友们进行临别前的欢聚,第二天她就拖着病体只身前往北京开始了一个月的新闻实习。那个暑假她不觉得辛苦,相反她很享受那段时光。

  “只要我能成为一名记者就行,”她反复说道。

  筑梦校媒

  筑梦校媒,梦想在实践中开出蓓蕾。

  采访、写稿、排版,从老师手里拿到成稿,到最后分发到各个班级供同学阅读。回忆起高一当记者的初体验,笑意荡漾在她的脸上,“每次看到同学拿到报纸我都特别高兴,即使高二,我还是乐此不疲地去做。”尽管心里怀揣着一个记者梦,但是为了满足父母的期望,庄晓莹刚开始时还是选择进入了安徽师范大学教科学院,计划成为一名人民教师。

  走出校门

  走出校门,人生在体验中坚定方向。

  菖蒲支教2015年7月,庄晓莹带队前往位于大别山腹地的岳西县菖蒲镇,开展为期二十一天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在那个偏远的山区,除了开展主题支教活动,兼任通讯员的她实地走访,就地取材,在闷热的大别山区里记录了最美的菖蒲。“走进基层,我感受到小人物的大幸福,感悟平凡生活中最美的梦。”在对乡村记者的采访过程中,她遇到了心灵导师王先国。“他坚持基层的新闻工作已有二三十年了,写出了一篇篇有影响力的通讯,完成了从乡村语文老师到成为新华社签约记者这一看似不可能的蜕变,真的对我有很大的影响。”现在提起,她依旧对王先国充满崇敬,“当我迷茫懈怠的时候,一想到王老师,我就又有了走下去的勇气与热情。”

  北京实习在北京实习的时候,自己没有不适应,真的很喜欢,即使一天要换乘多次地铁,在地铁上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我还是很满足很快乐,”回忆起北京的那一个月,她满脸幸福地回味着,“就是有点想家,有时候走在北京的人行天桥上,我会突然恍惚,咦?我竟然在北京!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没有回家的暑假却成为了庄晓莹最为珍藏的暑假。坚持,汗水,心血让她在媒体工作上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人”。在中国大学生在线网站编辑部,她累计审核发布稿件235件。在与校媒环境不同的外媒平台上工作,庄晓莹对记者的工作有了更深的了解,也进一步坚定了自己的梦想。

  静心考研 静心考研,追梦在学习中永不止步。

  “我想成为一名记者,最好是人物记者,和人访谈,了解别人的经历,就好像在体验他们的人生。或者是出镜记者,实地报道,身处一线。只要是记者就好,我就很满足了。”

  说起人生道路选择,庄晓莹挂在嘴边的就是记者。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她,选择了跨专业考研。“每条路都很难走,为什么不选一条自己喜欢的呢?”她坚信,凭借热情,困难总能被克服。瘦瘦小小的她身体里充满了能量,备考书籍满满当当地塞在包里,桌上还放着两本厚厚的专业书。

  深入新闻学科,她发现了真正的难题,觉得自己在新闻专业素养方面仍有很多不足,离新闻人、媒体人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一开始我以为自己已经写了这么多稿件,专业知识应该不差。但是真正地深入学习后,专业书上的知识让我意识到自己之前完成的并不算是新闻,只能说是宣传。”她看清了自己的不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目标。“讲真话是我们唯一的力量,我们可能会身不由己,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要说什么。”轻松愉悦的语气在这变得沉稳坚定。“对文字的执念和确定的新闻梦想是一个发光体指引我笃定地向前,不慌张亦不迷茫。”

  因为心中的一份执着、一份爱,庄晓莹用尽“洪荒之力”追逐着她青春路途上的梦想长明灯。为了心中那个闪闪发光的目标,她披荆斩棘,与梦同行。

 

  青媒说 成功的花 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 然而当初它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冰心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医生告诉你

王晨羽建议男性护肤首先要科学护肤,其次,护肤产品不宜盲目选择。最后,介绍一个懒人护肤模式:洁面、保湿、防晒3步即可。

农村就在我们的人生计划里

宫祥瑾,28岁,大学毕业生,关掉城里的公司,回乡从事种植业。乡亲们起初觉得他“糟践了”。他本人既取得了成绩,也遇到了困难。毕业后你愿意回农村发展吗?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