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尝试告别志愿服务“临时工”状态

宁波探索志愿服务岗位化改革

发布时间:2016-05-31 16:46 来源: 作者:杜沂蒙 章正

    戴个红袖套,穿个红马甲,这样的志愿服务活动乍看上去很热闹。然而,“一阵风”“一窝蜂”式的志愿服务,并不能激发志愿者的积极性,也不能充分发挥志愿者的专业特长。

    对此,今年起,在个别县(市)区试点经验基础上,宁波市开始探索志愿服务岗位化改革,通过市志愿服务网络管理系统——宁波We志愿服务平台,定期发布具有专业特质的志愿服务岗位,让志愿服务更加贴近志愿精神的本质。

    让专业人干志愿者的事

    近期,宁波We志愿服务平台(www.nbzyz.org)陆续推出首批100个志愿服务专业岗位。和过去不同的是,这一次列出的志愿服务“需求单”,走的全部是“专业化”路子,涉及到医疗、电力维修、生态环保、自救自护、青少年教育、法律咨询、养老助残等不同的领域。定岗、定责、定人,对志愿者的能力素质提出了明确的技能要求。

    比如定向服务江东启航实验学校,专业为智障儿童提供情感陪护、艺术培养等服务,要求志愿者不仅要有一定的心理学知识,还要具备相应的专业陪护经验和沟通能力。

    “通过志愿服务岗位化,每一个志愿服务岗都明确了服务的时间、地点、内容和对象,政府不再以行政动员的方式指定志愿者参加志愿服务。”在宁波团市委相关负责人看来,这是宁波推进志愿服务常态化长效化的有力探索。

    截至目前,宁波市共有注册志愿者46万,各类志愿服务团队5216支,从数量上已经具备了集中提供社会服务的基本要求。

    但是,如何让志愿者和被服务对象之间实现“供需对接”,让更多具有专业技能的志愿者找到“用武之地”?

    对此,宁波We志愿服务平台实现了志愿服务专业岗位的申报、认证、发布,以及注册志愿者专业资质的认证,用人单位提出公益性志愿服务岗位申请,经过志愿者协会审核后正式对外发布。志愿者可根据自身的时间安排、兴趣爱好和专长申请“上岗”,对于一些专业性较强的岗位还会专门提供岗前培训。

    尝试告别志愿服务“临时工”状态

    “很想参与一个比较固定的志愿服务项目,真正发挥我的特长,而不是当‘临时工’。”

    “我想找到情感抚慰和健康咨询的志愿者,而不是每次来打扫完卫生转身就走” ……

    类似的声音,在志愿者群体和服务对象中并不鲜闻。志愿服务,并不是几个人一阵子的事,而是事关一个城市文明肌理的长远之事。

    2014年以前,作为街道一级的社会组织机构,月湖街道社会组织联合会负责人赖雅辉习惯了每逢佳节临时组织一批志愿者到敬老院、福利院、民工子弟学校进行相应的志愿服务。但是,这些志愿服务是不是真的被需要,志愿者的价值是不是得到了最大的发挥,这些问号始终在她心头萦绕。

    2014年10月,针对月湖历史文化义务讲解的需求,赖雅辉沿用到社区张贴广告、和在甬高校合作的方式,招募了第一批景区义务讲解员。可惜,由于有一定的专业素质要求,近一半的志愿者并没有坚持下来,特别是大学生群体,一旦到了毕业季就纷纷打起了退堂鼓,几乎很少坚持下来。

    “从这个事情,我们发现,志愿服务常态化除了志愿者得有服务热忱,还必须进一步加强志愿服务的针对性,才有利于志愿者充分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赖雅辉说,“志愿服务岗位化,我觉得这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只要岗位在,志愿服务就能延续下去。

    “我们就完全不存在“青黄不接”的困扰,因为这一批走了,新加入的志愿者便会接下这一棒。”该市最早进行岗位化探索的81890光明俱乐部负责人史文娟表示,俱乐部已经建立了培训、服务、对接一系列比较成熟的机制,并不担心哪一天有人因工作因学业离开后俱乐部的运行状况。

    “志愿服务岗位化”改革任重道远

    在宁波团市委相关负责人看来,推出志愿服务专业岗位,是完成专业性志愿服务“供需对接”的关键,搭建志愿服务岗位化信息平台,有利于服务愿望和实际需求的有效对接。

    但就目前来看,首批上报的岗位需求大部分集中在过去志愿服务活动相对密集的领域,对于专业能力的相关要求也参差不齐。同时,如何让这个刚刚推出的平台被绝大多数志愿者所广泛接受,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如何征集项目、对接信息,如何就志愿者的专业能力进行审核评估、对志愿服务所产生的一系列后续影响进行保障,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静下心来耐心解决。”宁波市志愿者协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下一步将考虑通过引进第三方机构、社会组织等载体,逐一对上述问题加以解决。

    在西方发达国家,知识分子、中产阶级参与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常态,一些知名的高等院校在招生时,也将申请者参与社区服务的情况纳入评价范畴。在没有任何行政强制的情况下,参与志愿服务,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我国,志愿服务相应的保障和体系尚未明朗,如何让志愿服务真正回归志愿精神本质,充分释放志愿者的服务热情,尚在探索阶段。

    “此次‘志愿服务岗位化’改革,仅仅是宁波市在志愿服务常态化推进中迈出的重要一步。政府要搭建一个公正、公开、公平的信息交流和互动平台,但最终仍需要各路志愿者和需求方充分发挥自身积极性。”做了近十年的志愿服务团队,宁波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志愿者协会负责人詹斌向记者道出了他的看法,“岗位化志愿服务常态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农村就在我们的人生计划里

宫祥瑾,28岁,大学毕业生,关掉城里的公司,回乡从事种植业。乡亲们起初觉得他“糟践了”。他本人既取得了成绩,也遇到了困难。毕业后你愿意回农村发展吗?

这三万元彩礼通向我的人生新阶段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长久以来,我们觉得:男生必须要为婚姻大出血,和女生必须要牺牲事业顾家一样,都是性别歧视。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