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从“问需”开始自下而上重塑工作流程

重庆江北:共青团干啥 青年来点单

发布时间:2016-05-11 16:07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田文生

“蒲公英的种子漫天飞舞/蜜蜂花看到后露出了笑脸/大象的鼻子弯上了天/扳动了昼夜的开关/萤火虫散发出淡淡的光/照着我走在通往月亮的路上……”

这是重庆市江北区一则招募“自然体验导师”的海报。志愿者将参与“我是你的眼”视障青少年自然体验康复项目,带领失明青少年回归自然,倾听世界的歌唱、品闻花朵的芬芳、打开关闭已久的心房,更积极地拥抱生活。

这是重庆首个群团公益基金会——江北区公益基金会资助的第一个公益项目。

青年“点单”+社工服务+招标购买

视障青年“看”到生命的美好

刘天(因涉及个人隐私,化名——记者注)是一名视力障碍者,参加弘益社工具体实施的“我是你的眼”视障青少年自然体验康复项目后,感受到世界的多彩和生命的律动。

这堂课程里,视力正常的志愿者也戴上了厚厚的眼罩,模仿失明状态,和刘天手牵手,在“自然体验师”的引领下走进自然。

“现在,我们的脚踩在松软的树叶上,这是由常年落叶积累沉淀下来的,我们可以感受到地面与刚才走过的水泥地面完全不一样……”

“我们现在听到的叫声是蝉的叫声,我们也叫它知了,听到它的声音,代表夏天已经来啦……”

“我们闻一闻,这是夹竹桃的味道,像淡淡的奶油香,但是千万要注意,这种植物有毒,不能吃哦……”

就这样,“自然体验师”带领所有“视力障碍”者,在森林中穿行,在草地上旋转,在鲜花前驻足,在溪流旁倾听。

这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刘天知道:原来大地是可以软软的,原来有香味的东西也会有毒,原来蝉鸣有那么悠长的尾音……

一天下来,刘天意犹未尽,他凭借自己的鼻子、耳朵、嘴巴、双腿和想象,仿佛撕开了眼前的黑幕,更撕开了缠绕在心里的绝望,深深体会到——原来,生命如此美好。

这个专门为刘天这样的视力障碍的青年群体推出的活动,不仅让他们体验了自然,也让参与其中的青年志愿者直观感受了视力障碍者的困境,“我深切地知道了他们的不容易,往后我会和他交朋友,会竭尽所能帮助他”。

江北区是重庆群团改革试点的6个区县之一,该项目是该区启动群团改革试点以来,按全新运行模式推进的又一次尝试。

项目的来源是“问需式”,基金会通过互联网络、群团工作站点、志愿服务活动等渠道,定期面向社会收集服务需求,项目有的放矢地直接服务于某一项需求。

项目的实施是“招标式”,将青少年的需求打包成项目,通过公开招投标、委托、承包、购买服务等方式向高等院校、大型企业、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发包。

项目的效果是“考评制”,依托第三方机构面向服务对象对项目满意度进行独立考评,其结果将决定中标单位的经费。

项目的经费是“定制式”,由中国建设第二工程局有限公司(西南分公司)冠名认捐,推行爱心微冠名“私人订制”。

在这种模式中,共青团的角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活动不是来自办公室的冥想或者上级的文件,也不是共青团组织包打天下,事无巨细地自己去做。相反,这是一个直接从青年中征集来需求的项目,专业的事情交给了专业的团队去做。

变化透视出正处于深度改革中的共青团组织的一个深刻的转变:共青团组织更加尊重青年的主体地位,确定项目请青年一起推举、策划活动请青年一起设计、实施工作请青年一起参与、表彰先进请青年一起评议……共青团,真正走进了青年中间。

青年身边的党群服务站 听到了他们的困难

“民生订单”救活“夫妻店”

2011年,雷梦劼、唐攀大学毕业,打工两年后,夫妻俩投入1000余元,从事盆栽制作销售。

两年多时间探索下来,夫妻俩掌握了技术,打开了市场,建立了自己的绿植宅配品牌阿林家小店。雄心勃勃的他们想在几个商圈布点,但手头缺钱,“借不到钱、贷不了款,偶尔听说过创业扶持政策,又不知道如何办理”。

幸运的是,江北区石马河街道南桥寺社区组建了党群服务站,探索建立了“服务对象点单——群团工作联席会派单——各方参与办单——服务对象评单”的“订单式”服务机制,自下而上收集群众意见,实施项目化推进、定制化服务。

南桥寺社区党委副书记、党群服务站负责人马中文来到雷梦劼所在的小区“院坝寻单”,了解到小夫妻的具体困难,随即填下了“争取微型企业补贴”的订单。

可是,“争取微型企业补贴”的订单不是街道所能解决的。经群众工作联合会研究,订单上报到了区微企办。两个月后,雷梦劼领到了2.6万元微企补贴。

“真是感觉找到了亲人、找到了家。”很快,夫妇俩在主城8个商圈建起了阿林家精品盆栽直营店。去年年底,雷梦劼找到社区党群服务站“自助点单”:这一次,她希望能帮忙解决库房和办公场地。

社区将办公楼的楼梯间整修出来,免费让雷梦劼做库房用,同时将社区党群服务站一间30平方米的活动室免费提供给他们作为工作室。“这样,每月为我们节约了4000多元租金。”雷梦劼说,自己在走出困境后就会搬出去,让给其他更需要场地的创业者。

现在,阿林家精品盆栽在重庆城区8个商圈建起了直营店,月销售额近5万元。今年4月初,夫妇俩新流转了5亩土地,筹建自己的多肉植物培育基地。

在江北,类似的党群服务站“问需于青年”的做法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机制。

江北区的基层群团服务站依托党群服务中心而运行,多家群团组织组成一个“大盘子”,联手打造出一个共建共享、互联互通、功能兼容的组合式平台。

新建的基层群团服务站因地制宜地通过各种方式征求群众的需求,委托社工组织提供专业的服务,政府购买其服务,解决群众的实际困难。

目前,群团服务站已经覆盖新兴群体,江北区816个建有党组织的非公组织中,采取“一家牵头、多家进入”的方式,联手做实基层群团服务站,实现了工青妇组织全覆盖。在观音桥商圈、港城工业园新建了总工会;在青年创业小样社区建立了联合团委;在卫计系统建立了行业妇联;在观音桥商圈、鎏嘉码头、港城工业园建立了区域妇联。

同时,在自由职业者和流动人口密集的商圈、产业工人集中的工业园区、农转非居民集中的小区等,布局了24个党群服务中心(站)。

直接深入青年,向青年征集需求,将青年普遍性诉求纳入工作决策议程,是群团服务站的重要工作内容。仅南桥寺社区党群服务站自建立以来已收到群众订单3800余条,办结率99.5%,满意率96.5%。

为创业青年当好拐杖

海归青年成为共青团干部

江北区位于重庆核心区域,聚集了大批创业青年。

辰茗科技CEO陈玮博士创业初期,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难以适应创业环境,“经常感觉鸡同鸭讲”。

辰茗科技是一支核心成员全部为海归的创业团队,在创业之初对重庆的创业环境并不熟悉,团队成员仍然习惯性地按照西式思维同客户交流。受此影响,团队成员开拓项目的进展较慢,成员并不能从客户的表述中准确抓取需求与痛点。

了解情况后,江北区团委联合小样青年创业社区,定期邀请团队成员参与创业分享活动。让陈玮博士和团队成员逐渐适应更具人情味的本土式沟通思维,并在之后的商务活动中快速拓展项目,完成了团队的业务布局。

知识产权是团队面临的又一难点。江北区团委联合小样青年创业社区开设知识产权培训班和专利申报讲座,帮助辰茗科技熟悉国内的专利申报流程和其他注意事项。

在申报专利的过程中,江北区团委进一步帮助团队联系专利代理商。在江北区团委的帮助下,辰茗科技已经申报发明专利一项,软件著作权两项。

如今,辰茗科技已发展成为拥有数据集成、数据清洗和数据挖掘能力的大数据全产业链服务团队。

对共青团心存感念的辰茗科技建立了自己的团支部,陈玮还出任江北区共青团委兼职副书记。

服务于青年的创新、创业、创优,是江北区共青团工作的一项重点。该项工作同样强调自下而上收集青年创业者意见,实施项目化、定制化服务。

在具体工作中,改革中的团组织坚持“以青年为中心、让青年当主角、由青年说了算”,创新群团工作机制,增强群团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

建立“订单式”群团服务机制。由以前的“自上而下”转变为现在的“自下而上”的订单式服务。

服务对象点单。建立健全青年需求线上线下联合调查制度和定期研判制度,收集青年意见,编制群团服务菜单,强化需求台账的动态管理,确保服务到青年心坎上。

群团工作联席会议派单。对有共性的重大事项提请区委、区政府纳入民生实事;对群团组织能够承接的事项,由群团组织办理或者通过群团组织以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对需相关区级部门和街镇办理的事项,转交相关部门、街镇办理。

各方参与办单。以“群团主导、部门协作、多方联动”的方式动员各方力量参与办单,建立定目标、定任务、定人员、定时限、定责任“五定”工作机制,实行挂单销号办理。

服务对象评单。建立群团服务对象满意度考核评价制度,将考评结果作为评价群团组织、基层群团服务站、办单单位工作实绩和申报项目的重要依据。

党建带群建、群建促党建,合力服务群众。据江北区初步民调显示,群众满意度较群团改革前提升了约17%。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