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从艺术生到社会服务生的转变

发布时间:2016-04-18 09: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刘君乐

    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进入社会工作这个职业领域,随着上岗后的培训和工作,担心、害怕、自责、惶恐……复杂的心情和心理无形的压力让我喘不过气来。

    作为一个80后并且有家庭、又有一个刚出生的小孩的女人来说,进入一个与自己先前所学习、所面对的环境完全不同的领域,需要勇气,更需要坚持。

    我从2011年进入社会工作老龄领域至今,无论是个案,还是小组,甚至是活动,所面对的90%都是高龄长者。从开始季度“0”个案突破到每月5个个案不等;从开始半年的“0”小组突破到每月3个小组。在实务中不断进步、提升的过程中,我领悟到,社会工作是不能放弃的,一旦开始了,哪怕最终不能解决问题,也得作个案评估,需要转介或重接个案。众所周知,开展老龄个案60%是需要长期跟进、开设个案管理的。有时候,觉得这样做是挺累人的,但做着做着,心是会变暖的。

    我记得曾接手一个个案,案主是位高龄长者,是主动求助的,案主曾是我跟进的服务对象及后续定期探访对象,断断续续跟进有两年多。因为案主感觉其养女对她态度开始有所改变,她害怕将来某一天“离开”了,没有人陪伴最后。经笔者与案主一起分析,笔者评估后,与案主一起计划及提供临终关怀服务。以案主的情况,以焦点解决方式协助案主,一起解决实际问题。案主在跟进过程中不断出现需要协助的问题,每当我希望能够结案的时候,案主又出现新的问题,以至需要继续跟进。如当案主出现情绪低落时,我运用“故事缅怀”治疗法,引导案主把事情当成故事形式讲述,回忆往事,引导其暂时缓解情绪不适。跟进个案期间,案主先后入院3次,笔者积极联系案主养女、案主妹妹,调解照顾案主事宜,最终,3次入院都由其养女和妹妹轮流照顾及由案主退休金支付看护费用;同时联系社区居委会,协调双方因住院产生的费用,申请《临时医疗救济》,最后,成功申请两次相关津贴。同时,还组织社区志愿者在案主出院及社区康复期间定期探望,给予案主精神支持及减轻案主家人的负担。

    关于社会工作中的小组工作模式,我经常听到督导说要让小组呈现凝聚力,如果没有呈现的话,小组形同虚设。工作至第三年,我才感觉自己有所领悟,有所收获。在这里,我想讲述从事社工老龄领域期间,最有成效的一个小组。我是岗位社工,以岗位项目化运作已有两年多时间,在开展长者健体操小组过程中,我多次尝试联系专业康复师制作高质量健体操PPT,与组员一起分享,一起讨论,组员能够有效地学习缓解痛症管理方式,并能“传播”给其他有需要的居民。以健体操之“毛巾操”工作坊为例,开始由笔者招募有针对性的社区长者对象开展小组服务,逐渐地,笔者发掘小组中的组员骨干,然后演变成由组员骨干招募有需要或感兴趣的组员,并发起把“毛巾操”变为广场舞的动议。从零散到凝聚,一套完整的“毛巾操广场舞”诞生了——笔者了解到参与小组的组员感受,组员认为这是能够达到一定预防性的、对患病疼痛初期的人来说,是很好的动作示范。这样,才能把小组的服务的最终目标,也是我们社工的服务理念——助人自助传播下去。

    对于初出茅庐的我来说,靠一股“冲劲”,一年18个活动对我来说,是可以承受的,可是成效呢?社工开展活动的目的是什么?督导要我们经常地反问自己。社区活动不是开展完就了事,要从社区活动中领悟另一“出路”。好比督导说了个“红薯活动”的例子,挖红薯(以家庭为单位招募,有亲子的元素)每个家庭可以留2个,一个现场蒸着吃(能力感和成就感),一个带回家要求留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后再回到社区参加红薯科普活动(增长知识和了解资讯),然后让每个家庭把红薯带回家,等到来年春天的时候再回社区,红薯还在的给予表扬,不在的找农民要求(积极肯定,链接资源)种红薯(和谐亲子关系),以家庭为单位领养(责任和归属),到秋天再挖。如此循环,把活动做成项目,从中进行资源对接,然后整合起来。

    (个人简介:刘君乐,中级社会工作师,心理咨询师三级,广东省东莞市展能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线社工)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