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昆明儿童医院社工部引入专业社工助阵

缓解医患关系有超强润滑剂

发布时间:2016-04-18 09: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张文凌 赵舒鑫

“从医20多年来,当我一次次看到孩子求生的泪水和家长痛苦的眼神,一次次看到那些因经济原因放弃孩子治疗的家庭时,都心如刀割。”昆明市儿童医院院长张铁松在历经“一次次束手无策”之后,终于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成立医院社会工作部。两年来,这个仅有4人的社工部,筹款250多万元,救助患儿近100人。

2015年7月19日,4岁的女孩路路(化名)被紧急送到昆明儿童医院,在场的医护人员不禁倒抽一口冷气:被房东家10多条恶狗咬伤的路路已经休克,一只耳朵掉了一块,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医院立即开辟绿色通道,手术进行了4个多小时,终于救回了路路的生命。

路路的父母来自贵州,靠在昆明安宁一处荒山租地养猪和回收废品为生,家庭贫困。由于房东不愿意承担责任,路路的医疗费一拖再拖。为此,医院社工部联合媒体为路路发起了募捐。短短3天,社会各界为路路捐赠了6.8万元。一个月后,路路康复出院,尽管走起路来还有些一瘸一拐,左耳和头上的伤痕还在,但路路满脸都是纯真的笑容。“那么多人与我们素昧平生却伸出援手,我们会让孩子好好生活,学会感恩。”路路的爸爸说。

“当每一个孩子出院时,我们都不愿意说‘再见’,即使再见也不要在医院见。我们希望他们能健康地成长。”社工部工作人员杨雅雯说。

包括杨雅雯在内,社工部由4名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的年轻人组成,她们所在的部门转型为社工部后,主要职能也从“医院品牌建设、对外宣传”转变为“帮助患儿寻找社会资源,给因穷弃医的孩子及家属提供专业的社工服务”。

这不是一份轻松的工作。马蹄足、白血病、烧烫伤、咬伤、砍伤、摔伤、车祸伤、肾衰竭,面对医院众多的患儿,寻找更多的社会资源是社工部面临的最大挑战。

在社工部的努力下,华润慈善基金会和昆明两家单位,与昆明儿童医院共同成立了“奔跑的天使”和“绿叶爱心”两个慈善基金,专门用于患先天性马蹄足和白血病患儿的资助。目前,“绿叶爱心”基金扩大了救治病种范围,对符合救助条件的患儿,不分病种,都给予部分资助。

“社工部和医护人员都是为患者服务,但社工部更注重对患者的人文关怀。”杨雅雯说,由于患者的社会背景和需求不同,社工部在帮助贫困儿童筹措医药费的同时,也为他们进行个案或小组服务,加强患者与医护人员之间的沟通,消除他们的焦虑和不安,进一步提升医院服务质量。

2015年7月,一个专门为白血病患儿开办的“新阳光病房学校”在昆明儿童医院血液科住院部开学。

这是一间彩色的教室,屋顶上有“蓝天白云”,墙壁上有“绿色草原”。每周一、三、五下午2点半,戴着口罩的患儿纷纷走进课堂,先用消毒液洗手,然后坐到桌前。

“患白血病的孩子,一般需要两到三年的化疗,这段时间他们不能像健全孩子一样去学校和幼儿园,为了不让他们脱离集体生活,我们开设了病房学校。”血液科护士长李娜说,病房学校的老师,主要是各高校的大学生志愿者,他们一起动手,装饰美化了病房学校,为孩子们开设绘画、手工、能力培养等课程,让他们放松心情、配合治疗,减少了患儿对医院的恐惧。截至今年3月,病房学校共接收患儿2000多人次。

与此同时,为缓解家长的焦虑,社工部还成立了“家长减压互助小组”,让家长和家长之间、家长和医护人员之间相互鼓励、彼此加油,为家长建立社会支持体系。“这对孩子的治愈,有很大的帮助和影响。”杨雅雯说。

“医院不仅要治疗病人生理上的疾病,更要给予他们心灵上的关怀和照护。”昆明儿童医院的一位负责人说,社工部在为贫困患儿提供专业社工服务的同时,也为医生护士分担了医患压力,成为缓解医患关系的润滑剂。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