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共青团招募“网格员”志愿者,外来人口自己“管”自己

上海奉贤:最难治理社区如何“自治”

发布时间:2016-04-17 22:0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烨捷

 

一个总人口6万人,其中外来人口3.5万人,外来青年约1.5万人的城乡结合部社区,究竟该如何治理?近日,团上海市奉贤区委对此类“最难社区”的治理工作,提出了一个全新而又大胆的观点——“自治”。

根据上海市共青团群团改革试点的规划,未来,共青团将更多地让志愿者进入基层团组织的细枝末梢中,充实团组织力量。而在上海郊区奉贤东部的奉城镇,志愿者力量早在去年就已被运用到团的工作中。

最难治理社区如何找到志愿者

青年志愿者团队究竟有多大?根据奉城镇团委的统计,这里总共有50个村居委会,每个村居委会都建立了青年网格工作站,负责区域内的青年工作。这一点,实际上与全国大多数地区的共青团工作并无多大不同,很多干过共青团工作的人都知道,这个“青年网格工作站”不过是村居委会一级的团总支或团支部。

传统的概念是,共青团最最基层的触角,到了村居委会一级就到头了。但在奉城镇,50个村居委会下面,还设置了667个青年工作基础网格,把青年工作手臂延伸到街面、企业、宅基、楼组,同时针对外来青年集中、青年工作复杂的特殊区域,如集贸市场、商业街等,设立特色网格,以此提供特色服务。

一个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大面积地铺设工作网格容易,每一个基层末梢的工作究竟由谁来做?谁愿意无偿地以志愿者身份“为人民服务”?

奉城给出的答案是——让外来务工青年自己服务自己。但问题是,外来务工青年虽然多,并不代表这些人都能“为我所用”。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热心人”冒出头来?

石柏青是第一批“冒头”的外来务工青年之一。去年10月,这个在奉贤开了10年鞋店的江苏男青年碰上了麻烦事儿:停在自家店对面马路上的小汽车被修路施工队安在路边的护栏给刮坏了,施工队对他爱搭不理的,“就是拖着不解决”。

小石找到居委会,遇上了网格工作站的负责人,对方不仅找到施工队协商解决问题,还向他推荐了网格站的一系列服务举措,顺便问了句,“你要不要也当个网格员试试?为周边小店店主服务下?”

小石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是“整治路边门店周边环境”,他先带头把自家小店门口整理干净,再在闲聊时要求周边几个店友一起帮个忙。

今年2月,小石把自家店面二楼40多平方米的一处场地“贡献”出来,打造了一个儿童活动室,活动室里有儿童玩具、有图书。自此,菜市场周边小店的店主子女,有了一个放学后、双休日玩耍的地方。“对我自己小孩也好,对周边邻居家小孩也好”。这处孩子玩耍的场所,有了一个颇为大牌的名字——“青年微中心”。

类似这样的、由外来务工青年自发成立的“青年微中心”,如今在奉城镇共有4个,其余尚在拓展中。

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

网格化团建,实际上早就不是什么新鲜词儿了。早在2008年,本报就曾刊发过上海网格化团建的工作报道。但在过去,网格化团建以跨行业跨领域立体“筑网”为主要特点,强调在同一区域内、不同系统青年工作的联合。此后,这一做法得到团中央的肯定,全国各地团委开始推行区域化团建。

奉贤区进一步探索的着力点是实际解决网格化团建长期以来存在的“人手不足”问题。契机来自上海共青团此轮群团改革。

根据团上海市委公布的团的机关工作人员“2+1”使用机制,未来团的工作将由团的专职干部和选派的挂职干部两种人员担任,而“1”是指团的机关工作志愿者。此类志愿者主要向社会招募,特别欢迎具有心理、法律、教学工作技巧的专业人士作为共青团机关的志愿者。

志愿者的招募,到了基层,演变为更加广泛的群众基础。团奉贤区委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奉贤区目前招募的“网格员”全部是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网格员把青年反映的个案问题和普遍问题反映给网格长,由整个网格负责解决”。

“事事有着落,件件有回音”成为考察一个网格工作是否合格的重要指标。

每个月,奉城镇第18网格负责人、朱墩村大学生村官陈轶你都要到头桥社区青年活动中心开会。她会带上一个小本子,上头记录着一个月来自己辖区内6名网格员收集上来的青年问题。

她会细致地把这些青年问题进行分类梳理,挑出个别解决不了的问题,上报给上级组织,再由乡镇一级团委落实解决问题——实现“问题发现来自青年网格员、对策方案来自青年网格员、解决实施来自青年网格员”,建立一套青年服务、青年需求、青年权益保护的快速发现、跟踪服务机制。

陈轶你告诉记者,第18网格反映最多的问题是外来务工青年子女入学问题,“不少人想让孩子从民办学校进入公办学校就读”。这个问题,陈轶你说,有的可以解决,有的则没有办法,“上海有积分制度,积分够了可以办,积分不够的,实在没办法”。

头桥中路一家清真拉面店的店主韩大吾地的孩子入学问题就没能解决。韩大吾地告诉记者,他通过小街上的一名青年网格员找到了第18网格,在积分问题上,网格员与他沟通了不下5次,除了向他详细讲解积分政策,还教了他很多积攒更多积分的窍门。

“事情虽然没办成,但还是很感激。”韩大吾地现在也成为了一名网格员,他想帮助更多附近小店店主解决问题,“就是排查我这附近区域的邻居们的需求,尽量给大家解决问题”。

特色网格为青年提供特色服务

在一些区域,年轻人需要一些特色服务,这个问题,网格管理员也都能尽力解决。

在头桥社区戴家村,网格负责人张思芸排查到,网格内的年轻人最关心子女寒暑假、双休日学习的问题。她与村委会商议后决定,为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开设免费的课外班。

10多名来自头桥中学等知名公办学校的老师和高学历青年志愿者加入了“带班”的工作。每逢双休日,会有20多名外来人员子女到社区“屋里香睦邻青年中心”来上阅读课、作文课。

“睦邻青年中心”其实很小,位于头桥社区办事处底层,其实质就是一间打扮得很漂亮的小会议室,专供社区青年搞活动用。张思芸告诉记者,这里每周都有活动,其中亲子类活动每两周一次,包括运动会、环保秀、剪纸等,此外还有一些电池回收、健康讲座、新政解读等活动。

你可能无法想象,一个设在社区的青年网格工作站,究竟能发挥多大的作用,究竟有多少年轻人在遇到问题时会想到这个组织。

在高桥农贸市场青年网格,网格负责人利杨告诉记者,这里每天能通过电话或者面询接待一到两名年轻人,年轻人反映的问题90%以上可以得到解决,“最多的是就业诉求,一般会介绍到高桥村里的制造业企业工作,月薪3000元至5000元”。

高桥农贸市场网格,拥有8000多名外来务工人员,其中35岁以下青年约5000人,这片区域,几乎没有本地青年。因此,青年网格工作主要就围绕来奉人员开展。

“每月至少一场活动,每季度至少一次大活动。”利杨说,这里搞过厨艺比赛、相亲会、运动会、最美家庭评比、科技达人竞赛等活动,最受欢迎的是相亲会,一年两次,每次上百人参加。

在奉贤区,团区委以“需求的精准化细分”,“责任的精准化落实”为依据,为辖区内青少年提供主动、高效、有针对性的服务。除了将社会治理融入“网格化”,更融入行业服务、资源对接、帮困服务等切实内容。目前该项工作已在5个街镇、社区实行试点,形成多元化、多样化、多态化网格搭建,覆盖辖区内青年8万余人。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