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支教,大学生深度融入孩子们的生活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连续五期支教云南彝良

发布时间:2016-04-11 23:23 来源: 作者:杜沂蒙 张沛 章正

    当多数大学生早早的在手机上设置好倒计时,等待着放假回家时,有这么一些人却选择放弃春节和家人团聚的时间,结伴前往更偏远的地方支教。

    2016年1月21日至2月23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生假期支教——“大手拉小手,关爱留守儿童”活动,由学生社团团友会组织,这是他们第五次奔赴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海子乡新场村骑龙小学。

    三天招了160多名学生

    “先从北京坐20多个小时火车到达成都,转车坐11个小时硬座到达昭通,再坐6个多小时的汽车才能到新场村,这还没完,要再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骑龙小学。”一位之前去过的支教队员说,“从我们学校到当地小学,差不多要40个小时,为了省点钱给骑龙小学的孩子们买更多的学习用品,还要供队员们这期间正常开支,大家都会选择坐普通车硬座前往。”

    这次支教,九名队员从1月21日出发,23日下午5点才到达骑龙小学。

    “附近的孩子在我们达到村里的当天晚上就来房东家看我们吃饭,第二天我们组织报名,在报名中得知,一些孩子一直在等待着我们的到来。很多孩子报完名之后也不回家,就在我们周围,拉着我们一起唱歌一起玩儿。”支教团志愿者、法学院研一的任恩辉说,“大家在见到孩子们之后,一路硬座的腰酸背痛,似乎都被他们的热情打消了。”

    其实不只是这次,之前每次参加支教活动的志愿者们都要经过这样的长途跋涉。“上次队员们买错了汽车票,到达时已经是夜里了。”曾经担任过支教队队长的李科一说,“那块儿山路特别陡,听到他们那么晚还在路上,当时担心坏了。”

    1月24日—26日是报名的时间,寒冷的天气和崎岖的山路并没有减少孩子们的报名热情,三天招了160多名学生。

    第一天开营仪式上,第五期支教队圆了前四期的一个梦,在骑龙小学升起了鲜艳的五星红旗。“我们用绳作为旗杆,连接一层平房上的出水口和地上的石头,在国歌声中慢慢的将国旗升起来。”支教队员介绍,“从开始升国旗时孩子们的好奇和禁不住的哄笑,到最后160多名小朋友整齐的站在操场上,一起唱国歌。孩子们似乎在飘荡的五星红旗中感受到了模糊的国家意识和大大的中国梦想。”

    带着最初的热忱和打一开始就涌现的感动,9名支教队员将学生按照不同年龄段分成5个班级,开始了正式教学。除了一般的语数外、音体美、手工课之外,他们还开展了青年领导力和普法课。

    大学生短期支教须充足的准备

    志愿者们虽然自己还都是学生,但是真正开始教学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教育理念。

    “阅读与写作课没有统一的要求,没有标准答案,写出你真实的情感,就是最好的。” 法学院研三的李登垒是高年级的语文老师,他注重培养高年级同学的阅读和写作能力,经常鼓励学生,“做最好的自己,不盲从,不随波逐流,相信自己。”

    社工学院研二的谌梦玲是这次支教队的队长,她一边负责青年领导力的教学工作,一边统筹管理队里的各项事务。“在团队游戏分享环节,给孩子们讲解团队合作克服困难之后,有孩子提出来说我们没有做好,还要再做一次,让我感觉很惊喜,看来还是有孩子能够理解也愿意参与到这样的课程中来。”作为四年级的班主任,从最开始的“内心是崩溃的,纪律成为了我上课的第一个重大的挑战!” 到后来形成自己严厉独特的教学风格,谌梦玲不但能更好地管理高年级同学,还尽可能在有限的时间教给他们更多知识。

    纪律问题也让来自社工学院大三的何明洋头疼。他发现班里小孩和老师熟络起来后管理反而越来越难,纪律和感情、兴趣和知识,平衡点很难把控。“我对一个成绩好的小女孩严格要求后,她越来越怕我,都不敢跟我说话了,一问她就躲。所以以后一定得好好把握,不能太严不能太松,教育本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他说,“一个月时间很短,我会竭尽全力去做!”

    任恩辉的数学课更注重孩子们对“因果”逻辑的认知。“我将方程比作生火:就像生火的目的是取暖,方程的目的是解决生活中的实际问题;生火需要有步骤,在求得未知数的过程中也需要先做必要的准备——将未知项和常数项分类,而这些同类项可能彼此分离,因此需要去括号和移项。”他反思认为,“多年来在老师和考试的引导下,孩子们习惯了去学习成熟的‘方法’而不是自己体会每个东西本质具有的内涵,教育该更进一步。”

    在一个月的教学中,从刚开始“课上状态不够稳定”到“不带着过度期许的面对孩子”,他也在成长中总结到,“作为城市的大学生到乡村短期支教,需要充足的准备,需要坚定的心与成熟的做法,更要踏踏实实向前!”

    很多孩子在学校活跃,回家却沉默寡言

    志愿者发现,很多孩子在家和学校判若两人,他们可能在学校调皮活跃,但回到家却变得沉默寡言。很多孩子都有“求关注”的心态,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引起家长和老师的注意。

    在家访过程中,志愿者深入了解到当地留守儿童的生活现状。这里的孩子大都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很少有家长能常年在家,甚至有的父母过年都不会回家。二年级有个小女孩,经常粘着他的数学老师马帅。父母什么时候回家,电话号码是多少她都不知道,想父母的时候她能做的只有等,等着父母的电话。

    在公管学院大三的马帅看来,“孩子‘粘人’只是因为她需要一些陪伴与交流。城乡差距总是存在,经济、教育等各方面的严重不平衡将在很长时间里难以改变,留下还是离开,父母、老师们的选择都有自己的苦衷与无奈,但无论如何,孩子是最需要多关心照顾的。”

    鉴于此,第五期支教团的志愿者们将此次支教调研的重点放在这些留守儿童的安全上。“父母不在身边,孩子们可能遇到的日常伤害、性安全等都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担任此次支教普法课程教学的任恩辉说,“孩子们安全防范意识不强,觉得很多事、法律离孩子很远。我会从培养他们的权利意识方面着手,跟他们讲像这样在教室里上课是大家享受的权利。”

    这里的孩子们对老师有最纯真质朴的感情,法学院研二的李冉说:“永远记得小朋友们的‘幸运小瓶盖’、小纸条、涂鸦。一个月的时间,我们都让彼此成为特殊的那个人。”

    青少系大三的张沛是孩子们的星星姐姐,她说:“孩子们会用一整节课的时间画满彩色的小星星送给老师;会在老师不舒服的时候不停问老师怎么了;翻山越岭再过河,无论天气多么恶劣,他们都会坚持来学校听老师讲课;会叫老师和他们一起玩游戏,只要和老师在一起,即使输了依然笑得很开心。”

    每个孩子都用他小小的心给老师全部的爱,最简单却最真挚。

    在孩子们纯真的爱面前,志愿者们也用自己的力量一点一滴影响着他们每个人的成长。比起带去的物资和短暂的知识传授,重要的是,志愿者们把小小的梦想扎根于孩子的心中,启发他们,给他们最温暖的陪伴和最真挚的关爱。

    五期的连续支教,带来的不仅是孩子的变化和成长,在陪伴孩子们成长的同时,每次一个月的共同生活与努力对志愿者自身来说也是一次成长。

    不拒绝村民的玉米酒

    “从最开始的陌生到最后像亲人一样的熟悉,我们成长为更有凝聚力的团队。”青少系大二的张润说,“我们所有的光和热或许融化不了这里的雪,但我想我们融化了孩子们的心,让他们感受到温暖和爱;融化了彼此的心,一起相互扶持,从开始走到最后。”

    事实上一路相互扶持、坚持不断的不仅是这9个人。五期支教的背后,有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老师的指导,还有全国人大代表铁飞燕的大力支持。

    “铁飞燕会帮助我们协调当地一些部门和学校的相关事宜。”志愿者告诉记者,“大部分资金都是她通过拉赞助的方式帮我们解决的。”不仅如此,铁飞燕还会在平时捐助或者寻找爱心企业一起帮助骑龙小学的孩子们解决一些生活所需。“或许每一次的资金看起来并不是很多,但是这份持久的坚持本身就很不容易。”

    之前参加过支教的李科一说:“铁飞燕对这所学校帮助还真是挺大的。”

    来自社工学院的徐其龙今年研二了,而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来到骑龙小学。因为有了丰富的经验,他一个人做了全队的智囊团,路程设计、联系交流各项具体事宜都离不开他。

    “离开三个多月,阔别重逢,道一道家常里短,谈一谈孩子教育,即使有时因为方言不通,但动作、眼神中显露的热情,是不言自明的。”他说,“一杯自家酿的玉米酒,辛辣中略带甘甜,你来我往,几杯下肚,把酒言谈,好不畅快。这次已是我们第五次组织过来支持骑龙小学的教育,彼此密切的交往是村民对我们充分的认可。”

    据了解,每期的支教志愿者人员选拔考核都是通过学生社团——团友会来组织,他们还开发了青年领导力课程,这也是他们所带给骑龙小学最直接、最独特的一份礼物。

    如今,骑龙小学的孩子们在成长,这支支教团队也在逐渐成长。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