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团干部基层日记

陆耀庭:53份问卷感知普通青年变化

发布时间:2016-04-11 13:37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黄丹羽

4个月的“下沉”,陆耀庭“有备而来”。

2015年9月,作为第一批“常态化下沉基层”的机关干部,团浙江省委权益部主任科员陆耀庭走进团绍兴市上虞区委。

曾经做过乡镇团委书记的陆耀庭对基层情况并不陌生。不过,时隔多年再回到基层,他发现变化“蛮明显”。“我是2009年当团委书记,和那时相比,现在团干部的工作方法更加活泼。”陆耀庭发现,现在基层搞活动再也没有传统的“动员”方式,而是通过“微信报名”,这样一来,只有“实打实的干货”才能吸引青年。“现在团委许多活动很受欢迎,几乎一票难求”。

团干部的变化显而易见,而想摸清普通青年的变化,就要动一些脑筋了。“我们是第一批驻点的团干部,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和参考,大家难免感到有点儿迷惑,只能结合当地情况边工作边摸索”。

出发之前,陆耀庭就和浙江省团校的老师一起制作了一份调查问卷,针对不同的青年群体设计了26道题目。“下沉”这4个月,陆耀庭一有时间就走进学校、企业、社区,和青年面对面访谈,截至“下沉”结束,他一共完成了53份问卷。

梳理这些问卷让陆耀庭发现,现在青年的想法和自己“有一些明显的差距”:“他们更加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对于娱乐性日常休闲活动看得比较重要,不大喜欢一些传统的号召式的集会活动。”

在做调研的过程中,陆耀庭还重点了解了青年对于青年之声、青少年综合服务平台等团组织重点工作的看法。他发现,青年对这些工作的“知晓率”还可以,但“使用率”并不高。“青年对于共青团组织还是很信任的,他们觉得团组织不像政府机关,没有那么大的架子,没有距离。寻求帮助的时候,团组织都会尽其所能帮助他们”。可是在回答问卷中“日常工作中真正碰到困难找谁帮忙”这个问题时,更多青年还是选择向父母、老师、朋友寻求帮助,选择“向团组织寻求帮助”的并不多。“这就是个矛盾。一方面,他们相信团干部,但实际遇到困难还是会找自己最亲密的人去帮忙。因为自己最亲密的人就在身边,更容易找到,这个反差也说明了我们推青年之声工作的意义所在”。陆耀庭便“趁机”向访谈对象推广青年之声平台,“我和他们一说,他们都觉得很好。我说你们只要发帖子提问,@我,我一定找人来帮忙”。

其实,做调查问卷之前,陆耀庭也曾经担心,青年出于拘束或者客气,不能给他最真实的答案。不过在调研中他发现,“80后更委婉,90后更真实”。

为了确保问卷的真实性,每位调研对象都是陆耀庭搞“突然袭击”临时指定的。在一家企业里,陆耀庭认识了一位制版工。女孩从四川来到浙江打工,虽然只有18岁,但谈吐举止都显得很成熟。陆耀庭询问她需要什么帮助,女孩告诉他,自己很想成为一名志愿者,但是“找不到方向”。于是,陆耀庭把当地志愿服务队队长的微信名片推荐给女孩,还鼓励她要闯一闯。

4个月的“下沉”也让陆耀庭更加学会“换位思考”。“省直机关肩负工作设计和方向确定的工作,如何把团中央的重点工作转化成‘浙江特色’,这是个需要脑力的过程。如果拍拍脑袋就作决定,就是没有从基层的角度出发”。

前几天,已经结束“下沉”回到团省委的陆耀庭接到女孩的电话,说自己已经辞职,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设计公司,承接电商产品设计、拍摄、美工等工作,问陆耀庭能不能帮忙推广。于是,陆耀庭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消息,并@了当地团委书记。

然而,虽然陆耀庭努力和青年打成一片,互相加了微信,经常彼此“点点赞”,但像女孩一样主动联系他寻求帮助的青年并不多。“可能还是觉得有些距离感。我也问过他们知不知道团省委,他们说是省政府吧,感觉离得很远很远”。

但陆耀庭觉得,“下沉”确实是破解共青团“四化”问题的一个好办法。“我接触的很多青年都说,我们是来打工的,你是我们见到的第一个省里来的人。‘下沉’的确让青年对我们刮目相看,知道团干部还是愿意走到最普通的青年中去的。这,就已经开了个好头。”陆耀庭说。

【责任编辑:陈凤莉】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