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孙大娘与婚介的明争暗战

发布时间:2016-01-15 06:33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胡春艳

  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公园里的相亲摊位 本报记者 胡志中/摄

  坐标:天津

  地点:中心公园

  记者:胡春艳

  零下5摄氏度。天津的魏大姐感觉自己的手脚冻得不听使唤了。

  她跺了跺脚,朝手心哈了口气,眼睛不停地扫过面前走过的人们。在她绛紫色防寒服的前胸别着一块硬纸板做的牌子,上面写着:“女,1983年,1.64米,铁路部门事业单位,月薪8000元,未婚。”

  这里是天津本地人熟悉的“相亲圣地”。每到周末,天津市中心三条马路交会处、这座拥有近百年历史的街心公园里挤满了人。

  她换了两趟公交车,9点多钟赶到时,上好位置已被拉着横幅的各色婚介给占得满满当当。

  “天儿太冷了,人们比夏天来得晚一两个小时。”魏大姐很有经验,“夏天那会儿,9点一过人多得就挤不动道儿了。”

  她第一次来这是2015年夏天。当时她托几个一起晨练的大姐给女儿找对象,老姐儿几个一合计,干脆都到了中心公园。

  魏大姐是姐儿几个里来得最勤的,“我闺女哪里都挺好,就是太老实!赖我从小管得太严,总不叫她瞎惹惹(记者注:天津方言,意为掺和)”,魏大姐总觉得独生女的终身大事让自己给耽误了。

  “我从来不在婚介那里找,也不给他们留信息。”魏大姐说,总有婚介的人过来,让她登记信息,都被她拒绝了,“谁知道他们拿这些信息干嘛用?”

  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有一位同样给闺女找对象的大爷好心提醒她:别信那些中介,100块钱给8个信息,没一个是真的。

  “中介也抢活儿,原来还有20块钱给一个电话(号码)的,现在基本上10块钱给一个电话。”魏大姐眼看着这些中介每周在这儿卖信息,也看出些门道。

  比如,“今日主推女29岁(虎)1.63,本科,某医院行政管理,苗条,酷似韩国女孩。征:条件佳(注重学历)外地在津可以”,这条信息都挂了好几周了。

  有的家长站在婚介摊前面聊天,会被轰走:“快走快走,别挡着!”

  魏大姐坚持亲自给闺女找对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能看看对方家长是什么样的人。她坚信,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孩子。在跟孩子父母聊的过程中,一来可以筛选出“硬件”好的,二来观察父母的谈吐,孩子的情况就大概能猜出一二。

  “男孩儿女孩儿?”这是中心公园的一个暗号。公园是环形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人们有的顺时针走,有的逆时针走。迎面相遇,上下稍微打量一下,就先问这句话。如果性别合适,再具体说一下孩子的信息,感觉条件差不多,两个家长就停下,单聊。

  魏大姐试了几次,发现一个个问过去太麻烦了。就干脆跟有些人一样,把孩子的基本信息写在硬纸板上,夹在外套外面,路过的人看了觉得合适,就停下来聊几句。

  十几趟下来,她发现有几个条件还不错,留了电话。但她没敢留闺女的手机号,都是留自己的号码。有的男孩子打过来,话都说不利索。这些直接就被她排除了。有几个还不错的,就推荐给女儿说是自己朋友家孩子,结果后来就没下文了。她也不清楚闺女到底在想什么。

  魏大姐觉得自己把条件已经降得不能再低了:本市人、有房、有工作、个儿头1.7米以上。“可能缘分还没到吧!”她安慰自己说。

  在抢生意的婚介机构中,公园里有位免费帮人牵线的常客,62岁的孙大娘。她拒绝跟任何人透露自己的名字。大冷的天儿,她从家骑车大约50分钟才到中心公园,把车支好,取出自制的布标挂在自行车前。为了和那些打着红色横幅的婚介区分,她把布标做成黄色,上书自己的宗旨:“不要钱、不谢谢!”

  好多“熟客”围上来。 “我在这儿都五六年了,这些都是我的人!”孙大娘说起话来嗓门挺大,跟她瘦小的身材不太相称。她所说的“我的人”,都是些想托她找对象的人,有的替儿女找,有的给自己找。

  总有人过来问,“你这不要钱,是为人民服务吗?”她大声强调:“我就是多管闲事!”

  “我不挣这钱,拿这钱我不好受。”她把手插进袖口里,吸了一下鼻子,把脸一仰,说,“不仅不要钱,如果成了,也不用来谢我!麻烦!”

  “有合适的、30岁左右的男孩吗?”一个大爷凑上来,想给侄女找对象。“你要嘛条件的?”孙大娘询问了一下女方的“工作、年龄、身高、住哪个区”等条件,从包里翻出两个16开的本子。这是她用白纸自制的记录本,封皮用报纸包着,里面密密麻麻记录着许多找对象的信息,是她攒了五六年的宝贝。

  她在两个本子上翻了翻,很快找出两个“匹配”的人来,“这俩挺合适,工作稳定,有房,也住南开(区),跟你侄女也离得近。”稍作解释后,见大爷也觉得挺合适,孙大娘干脆地说,“觉得行,就把电话记走,自己联系!”

  她得意地说:“这些本子里的好多信息,都在我脑子里了。”

  “你看这里面,其实有好多瞎话”,她压低了声音,“比如有的明明住红桥区,非要说自己住和平区。”

  孙大娘说,几年前她曾帮自己一个老同事在这找对象,就遇到过坏人。男方长相可以,开着车来的,当时就表示要跟女方单独聊聊。“我那时没多想,就让他俩单独走了,后来我同事跟我说,那男的差点要强奸她,幸亏她机灵,跑了!”

  免费登记的信息无法甄别,这也是她“不要钱、不谢谢”的原因之一。“我这就是给牵线搭桥,别找麻烦!”

  一旦有人跟她反馈,登记的信息与实际不符,她就在本子上划一个叉,“这就是坏人,不能再介绍了!”

  平时,她会在家门口一带的小区里去收集找对象的信息,免费登记,周末再就把信息带到中心公园。她去过天津的很多小区,每到一处只要支起黄色布标,就有不少人主动找她登记。

  40多岁的陈姐就是孙大娘的“追随者”,她是外地人,跟老公一起到天津打工生了个女儿,没几年老公“跟别人跑了”。她希望能找个过日子的男人,让女儿能安心上完学。

  “孙大姐人太好了!”陈姐不太愿意跟别人交流,除了跟孙大娘。而她,也是孙大娘的重点关注对象。“我就想帮帮她,太可怜!”孙大娘说,平时家里吃不了的挂面、炸鸡腿,总带来送给她。前不久,听说她想申请限价房不够资格,孙大娘还带着她跑了几趟民政局。

  “你看我愿意管她这样的,不爱管那些20多岁的小年轻。”孙大娘说。

  她有时也拒绝给人登记信息。很多人提的条件特别高,“又要高学历、又要高收入、还要长得好,哪有这么完美的?”她每次都劝这样的父母,年轻人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父母少管。

  “还有的,给介绍一个不行,又来,再介绍还不行!”孙大娘说,她每天要做很多这样的工作,“结婚就是找个过日子的,你要那么高的条件干嘛?合适就行!”她总结出一条经验:就高不行、就低也不行,找个中间层次的,成功率最高。

  在这位“阅人无数”的老人的眼中,到相亲公园要想让别人记住自己的电话并进一步联系,至少得有两个必备条件:得有房,小点儿没事;还得有个稳定的工作。然而,真要结婚,仅仅这两样却不够。她之前介绍过一对,工作也好、也有房子,觉得挺不错就结婚了,可三天两头吵架,男的经常夜不归宿,后来还是离了。当事人又回来找对象了。

  她认真想了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我觉得,俩人性格合适,应该是最重要的。”

  孙大娘自己就有这样的体会。起初来中心公园,她其实是为了给儿子找对象。“我看了好些个,觉得挺合适的,结果儿子都不喜欢。一个也没用上,他自己谈了个媳妇。”

  儿子结婚了,孙大娘却干上了义务帮别人找对象这件“闲事”。因为不收费,她没少受婚介机构的排挤。起初,她在831路公交车终点站那儿摆摊,被赶走了。她只能在中介看不上的位置,即使这样,还有人总来找茬吵架。甚至有一次,孙大娘在附近公共厕所里被人从背后用纸篓砸到了腰。

  “你说我图嘛?!”她挥了挥手里的本子:“我有时想,如果哪天我不干了,这些个托付我的人,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呢?”

【责任编辑:罗征】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