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APP下载

“红娘夫妻”百余本笔记藏了哪些秘密

发布时间:2016-01-15 06:32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胡志中

  梁建明向记者展示自己登记的征婚信息 本报记者胡志中/摄

 

  坐标:太原

  地点:迎泽公园

  记者:胡

  山西太原义务红娘联谊会,名字不大,名头不小:在太原拥有从街头到小区的5个服务站。省内其他地区有两个。最远的则在国外——澳大利亚悉尼。

  联谊会的发起人李才尔、梁建明夫妻今年都69岁,据他们估计,在过去40年里至少促成了1000多对姻缘。最早介绍的那对儿是他们的同事,如今“孙子都要上初中了”。

  这对夫妻的“业务范围”始于身边,逐渐扩大。梁建明是太钢一中教师,女同事“资源”丰富。丈夫李才尔供职的太钢钢铁研究所,是“雄性动物”的世界。这对热心夫妻帮人做媒久了,曾约定“说成一百对”就休息,结果,因为慕名者太多,“越发停不住了”。

  为了保证征婚者的资料真实,老两口要求必须与当事人见面。于是,每天有数十人登门,常常是客厅和两个卧室里各坐一拨人,楼道里还等着人。

  近十年前,夫妻二人发起了太原义务红娘联谊会,志愿者大部分都是退休老人。其中有一些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找到了另一半,转身当了义务红娘。“大伙热心帮忙,我们的志愿者如今已经发展至100多人,骨干有10多个,但是年龄都比较大,最大的72岁,最小的45岁。”

  梁建明说,大伙来此都是喜欢成人之美,挤出业余时间来帮忙。就是这些上了岁数、平时还要在家看护孙辈的中老年人,把红线牵到了北京、上海、重庆等地,以及美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华人当中。

  “客户”中有一位年过八旬的退休干部,独居,儿女都在美国。起初,梁建明建议他找老伴不如找个保姆。老人则很开通,说老伴也好、保姆也好,只要有个伴就好。看老人这么通达,梁建明为他安排了一位,两人一见,彼此中意,不到两个月就“闪婚”了。

  “托你俩的福,我俩走到了一起。”老人高兴地来报喜。

  “是我们沾您的喜,那是你们的缘分!”

  李才尔觉得,当今人们对于“缘分”的界定,同过去区别很大。他们根据40年的经验判断,以前,相亲成功率很高。“因为那会儿人外在的东西不一定考虑很多,大多是觉得人合适,差不多就行,对于物质没有过多的要求。”而现在,人们开始考虑很多实际问题,比如,是否有房有车?是否有本地户口?学历多高?有的女孩来相亲,张口就说“我要1年200万元”“我要做全职太太”。有些男孩也会先问女方是否有房,否则免谈。

  “同过去相比,还有两个显著变化,一是父母对于子女恋爱的干预程度,越来越严重;再有就是,相亲人群中女孩人数占了太大的比重。”李才尔说。

  太原义务红娘相亲交友联谊会的资料库里,工整存放着110多个笔记本,记录了上万人的征婚信息。从登记信息来看,平均30个女性对1个男性,比例严重失调。

  这些笔记本是他们甜蜜的负担。李才尔说,完全凭老眼昏花的志愿者手动登记,还要对征婚者的婚史、籍贯、年龄等信息细细分类,工作量很大。有不少好心人提出帮助做电子版资料,开办网站,扩大影响力。但这对老人与志愿者们多次合计,最终得出结论,不可取!

  “大伙想法一致,征婚者正是因为信任我们,才愿意袒露心声、存留自己的个人信息,放到网上恐怕不保险,我们得对得起大家的信任。”李才尔说。

【责任编辑:罗征】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更多>>

你有没有加入家族微信群?

如今,微信群不仅是人们节假日抢红包的“利器”,更将许久不联系的亲朋好友拉近。很多人春节时期加入不少微信家族群,和亲朋好友一起抢红包、话家常、晒各种家庭视频,让春节过得有意思了许多。你加入过家族微信群吗?家族微信群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一起来说说吧。

中国年轻人对创意婚礼说“我愿意”

一些西方婚礼传统已被改造得极具中国特色,比如提前很久而非在婚礼当天拍婚纱照。中国中产阶级和富裕阶层的年轻人在婚礼上越来越用心,最受欢迎的选择是传统中国元素和西式婚礼的结合,包括丰厚的预算、细致的编排和奢华的宴会。

【更多】
该怎样用一颗平常心来看待别人的缺点呢?

一个人的优点其实就是他缺点的延伸,而那些失去了界限的优点往往也会演化为缺点。

父母年纪大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我也不能据理力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但心里始终挺别扭。

我们在不断长大,现在需要你在理解父母、接纳自己的基础上主动调整,让父母顺势而变。